宁一伟

题目:就以此日终结以往事迹
配对:吴雄/楚天南  吴雄/吴新河【斜杠有意义】
分级:R【全年龄向】后期转NC-17
预警:血腥暴力/绝望类描写/替身/不是同一人
summary:  吴雄和楚天南年轻时他们还没有接触毒品,两人是朋友也可以说是恋人,后来两人都接触了生意,楚天南骗了吴雄,然后两人就闹掰了
  楚枭是楚天南的儿子,明面上他死了,实际上他被吴家的卧底劫走了,吴雄想要报复楚天南,把楚枭的记忆篡改了,然后吴新河就出现了,吴雄一直明里暗里给吴新河下绊子,然后给予他各种各样的惩罚,吴新河对自己的小叔也是满满的害怕。吴雄有时候会把吴新河看成年轻的楚天南回忆起那段美好的时光,有时候他会突然对吴新河很好。。。。。。。
后来梦瑶的出现,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第四篇
吴新河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窗外一片漆黑,他感觉自己头上湿漉漉的一大片,打湿了额前的刘海短发,他试图去梳理,却没想到自己的动作轻而易举的惊动了在他床前睡着的索坦,手下在他身边迷糊的嘟囔了一声,看样子也累得不轻。
他怎么会在自己房间里?吴新河的脑后发胀,索坦倒是醒了,他看见自家先生正正在以一种奇怪的目光不明所以的目光打量着自己,头脑这才敏捷的重新启动,他熟练的倒了一杯水,另一只手穿过柔软的枕头,护住了先生被捂得湿软的头发,把他扶了起来,他把桌边凉好的温水送到了吴新河的嘴边,看着还微微冒着热气的水,吴新河微微咳嗽了一声,他不想喝——大概是因为刚刚醒来?总之他没什么胃口来喝水……索坦会意,但是却不为所动,还可能有些发烧的吴新河自然掰不过一片好心的手下,他咽了咽口水,还是乖巧的喝下了。
“先生,现在是凌晨两点。”索坦看着吴新河喝水时仰头露出的喉结眼里一口唾沫,“您要不再睡一会儿吧。”他看了看腕上的手表,不由分说的把吴新河重新按回床上,这次却没有再在身旁坐下,而是急匆匆的带着一种失措,跌跌撞撞的出去了。
吴新河看着被关上的门,细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他着实希望索坦可以留下来陪他——这很奇怪——大概是因为他一闭上眼睛就仿佛又回到了那天,他不知道索坦晚来一步会发生什么,也不想知道。
他睁着眼很久,却又一次突然听到们轻轻地响动,他赶紧闭上眼睛,不然索坦这个死脑筋看见他没睡又要念叨他,对方的脚步带着一种小心翼翼的轻盈,在他身边停了一会儿,消失了。吴新河感到自己身边多了一个人,他散发着奇怪的朗姆和烟草的淡淡的气息,意料之外的可以让他这颗些许易燥的心平静下来。
额头上突然传来冰凉的触感,却没有让他不安,他在人小心的动作中舒展了眉毛,没有发出一丝不满的声音,他擦掉了自己额头上黏腻的汗水,突然,那人的动作停了,他拿起了毛巾,吴新河知道他要走了,几乎同步的他拉住了那人的手,他把眼睛迷迷糊糊的睁开来,索坦有些惊慌【衬得他有些呆】的脸出现在他眼前,吴新河安慰的舔舔唇,嗓子又干又痒阻扰他发出音节,他眼巴巴的看着索坦,似是在挽留,索坦呼了一口气,不容置疑的先把他的手放回被子,然后坐在椅子上,他盯了一会儿吴新河,然后小声的说:
“先生,没关系的。”他低下头,“我在这儿陪您。”
这话怪怪的。吴新河胡乱想了一通,但却意外的让他安心,他重新闭上了眼,还是那晚的情形,可他能感觉身旁安心的气场,在折腾了许久后,吴新河重新陷入昏沉沉的睡眠,至少他认为,自己再也不会慌张的迷失了。

再次睁眼的时候,太阳已经发出了耀眼的光芒,有些刺眼,他呻吟了一声,很快窗帘就被拉上了,索坦的声音投在他眼前。
‘先生,您有什么需要吗?’索坦站在床前,毕恭毕敬的鞠了一躬,好像昨晚的微微的逾越基本上不存在似的。
吴新河调整了姿势,让自己背靠在枕头上,索坦想要帮忙被婉拒了,吴新河没有说什么,平静的眼睛一直瞧着索坦。

@Drug_哲冷 谢谢您的帮助!

题目:就以此日终结以往事迹
配对:吴雄/楚天南  吴雄/吴新河【斜杠有意义】
分级:R【全年龄向】后期转NC-17
预警:血腥暴力/绝望类描写/替身/不是同一人
summary:  吴雄和楚天南年轻时他们还没有接触毒品,两人是朋友也可以说是恋人,后来两人都接触了生意,楚天南骗了吴雄,然后两人就闹掰了
  楚枭是楚天南的儿子,明面上他死了,实际上他被吴家的卧底劫走了,吴雄想要报复楚天南,把楚枭的记忆篡改了,然后吴新河就出现了,吴雄一直明里暗里给吴新河下绊子,然后给予他各种各样的惩罚,吴新河对自己的小叔也是满满的害怕。吴雄有时候会把吴新河看成年轻的楚天南回忆起那段美好的时光,有时候他会突然对吴新河很好。。。。。。。
后来梦瑶的出现,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另一边吴新河也在遭受着全新的折磨,他惊恐的发现这里的人全都饿得不行,皮肤紧紧包裹着脆弱的骨头,眼球睁大着,惊恐的像一只小兽,几乎要脱落出脸颊,看着他胆战心惊,当他被人无情的扔进来的时候,那群人先是一惊,再毫不迟疑的聚到了他周围。
吴新河讨厌这种被人幸灾乐祸的注视着的感觉。
他自认为自己还是有些功夫的,可该死的——他怎么不知道在死亡边缘的灵魂也会爆发出可怕的力量。他跌跌撞撞的拼出一条命来,走了几步却又撞上湿冷的墙面,把他狠狠地撞了回去。
他踉跄了几步,那些个被他打得稍稍停滞了几秒的人又迅速的聚集起来,就像是一群拥有秩序的无脑生物。他们缓慢的靠近吴新河,眼神哀求的看着他,杂乱的发丝混乱的贴在脖子上,吴新河恐惧的咽了一口口水,手不由自主的摸上牛仔裤上的口袋,里面有一小袋撞的皱巴巴的营养饼干,不知道被他自己遗忘了多久,久到上面的生产日期都有一些划痕。
他抖抖索索的把那袋东西扔出去,就像扔出一枚炸弹一眼,那堆人暴露在空气中的眼球迸发出一道狂喜的光芒,吴新河的喉结上下动了一动,他不知道是应该怜悯还是应该厌恶。
或者,恐惧。

他脱力的一屁股掉在水泥地板上,有一些黏黏糊糊的水渗透了他的牛仔裤,他打了个哆嗦。其实在小叔那里他的心情也是如此,没有半点改变,只不过在那里还需要变成一枚满脸堆笑的棋子——也许——杀人——他到底在想什么?
他之前的梦里就出现过那些尖叫着的绝望,也许他现在正在自食恶果。
把这些都变成真的。
他开始犯困,那些低沉的低语和窸窸窣窣的声音成为了一种奇特的伴奏。就在他快要睡着的时候,他感觉他的手好像正在被什么东西撕咬着。
天哪。
他下意识的抽出来,却被反过来咬出了一道血痕。他倒吸一口冷气,因为他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那些“人”已经悄无声息的重新聚集在他的身边。
现在他彻底清醒了,还没等他喘口气,又有其他人扑了上来,吴新河在吴家工作两年,一直只是做着一些马甲的工作,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
从没见过?
他摇了摇头。他也许——绝对——也许见过,自己这双手……
他越想越觉得头晕,但当务之急,是逃命。

‘怎么样?’吴雄问着对面的男人
那人把刚才吴新河的表现一五一十的说了,‘他还是没懂,心软只会害了自己,再给他添点作料’吴雄对吴新河的表现很不满意,却也是在意料之中
‘可是,那群人已经够。。。’那人还没说完,吴雄就又开了口‘我说什么你就去做,不然你的下场。。。。。。’
‘是’那人不敢再说了,在吴雄摆手后匆忙离开了办公室。

这边吴新河和这群人的撕扯也过了好久,很明显双方都已经浪费了不少经历,吴新河更是刚来时整齐的衣装,也被扯得乱七八糟,胸口都漏出了大片,看着对方弱下来得出阵势,他稍稍松了口气,可没有一会,又有一群人进了这个封闭的房间,。
不会吧?还有?
吴新河眼前一阵发黑,他观察了一下他们都差不多,只不过新来的这批人貌似很兴奋,也很癫狂,他们刚一进来就开始攻击,两群人不断的撕扯,当然也有一些人冲他走来,他暗暗握紧拳头,对方比他预计的要凶猛,他根本打不过,直接被逼近了墙角,只剩下几条步,他明显的感受到两群人的不同,现在的这些人更像是要泄欲……

等等,什么。
他被自己的想法吓得差点咬到舌头。
春药……?吴新河瞬间明白过来,看着自己所剩无几的上衣,他用力拜托了束缚,站起身,往没人的地方跑,可房间不大,没一会他就被绊倒,他还没反应过来,那人就扑了上来。。。。。。

‘多长时间了’吴雄懒洋洋的问,仿佛刚睡醒
‘5个小时了’手下毕恭毕敬的低下头。
‘让索坦去吧’吴雄说道
那人点了点头,对着对讲机讲了两句。
索坦急急忙忙的赶到,看到的就是一团漆黑【也许不大贴切,但他哪里看得真切】先生凶狠的护住最后一丝尊严,红了眼拼命咬上最近的一个人的脖颈,就像一只逼到悬崖的野兽,他用力的咬着,撕扯出了满嘴是血,他抢过了门卫的机关枪,几步崩掉那群疯子,不一会就尸横遍地,吴新河费力的睁开满是血污眼,看到熟悉的身影,心似乎终于飘飘然的放下来了,再也举不起灌了铅的手。
他昏过去的时候意外的看见了许久不见的吴沉远,男孩子笑得还是和之前一样漂亮,露出阳光的几颗小虎牙冲他打招呼。
“沉远……”索坦看着自家先生最后嘟囔了几声,终于安静的靠近了他的胸口。

@Drug_哲冷 太太!感谢您的帮助!

题目:就以此日终结以往事迹
配对:吴雄/楚天南  吴雄/吴新河【斜杠有意义】
分级:R【全年龄向】后期转NC-17
预警:血腥暴力/绝望类描写/替身/不是同一人
summary:  吴雄和楚天南年轻时他们还没有接触毒品,两人是朋友也可以说是恋人,后来两人都接触了生意,楚天南骗了吴雄,然后两人就闹掰了
  楚枭是楚天南的儿子,明面上他死了,实际上他被吴家的卧底劫走了,吴雄想要报复楚天南,把楚枭的记忆篡改了,然后吴新河就出现了,吴雄一直明里暗里给吴新河下绊子,然后给予他各种各样的惩罚,吴新河对自己的小叔也是满满的害怕。吴雄有时候会把吴新河看成年轻的楚天南回忆起那段美好的时光,有时候他会突然对吴新河很好。。。。。。。
后来梦瑶的出现,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第三篇

“小叔……”

“对不起,我……我搞砸了。”

吴新河的额头止不住的冒冷汗,他还不清楚这批货有多重要,但为数不多的被劫之后活着出来的经历还让他带着一点劫后余生的恐惧。

吴雄没有说话,他的头低着,周围的空气被压到了零点。吴新河被压得喘不上气,时间一分一秒的消磨着他的信心,他害怕的试探着抬起头看了一眼吴雄,却恰好巧不巧的迎上吴雄的审视,吓得他赶紧收回了视线,尴尬的咽了一口口水。

时钟在墙上滴滴答答的转圈,吴雄慢悠悠的开口道:“新河……你是不是又忘记小叔和你说什么了。”

目光灼热的聚焦过来,聪明如吴新河,他不会不知道这代表什么。

吴雄就像一只黑夜里的猫头鹰,它只是那只被盯上了的可怜的长尾巴田鼠。

弱肉强食。

滴答。

汗水凶猛的流了下来,流到了他的额前,鼻尖上,挂在下巴上,吴新河狠狠的咬紧牙根,现一步认错结果估计会好一点,总比待在这里任人宰割的好:

“小叔……我知道错了。”

滴答。嗒。

周围的空气在吴新河身边越来越凶横的冷,他彻底在着冰冷的地方失去了航向,脑子令人恐惧的发空,吴新河被这样的氛围包围着,不如吴雄直接对他处刑,大不了一死,他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气压了,他根本无法呼吸。

吴雄在这时候终于停止放下了手里的枪,摘下了眼镜,站起身,朝吴新河走去,却在离他不远的位置停下了,吴新河本来已经准备好接受小叔的处罚了,却没想到小叔突然停下了脚步,这让他的心坠落到了最深处。

他被最狡猾的猫头鹰不紧不慢的踩住了尾巴,恐惧被当成一种新型玩具,他吴新河看来也只是别人茶余饭后的笑话。

他只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可是这笑话——这些笑声,根本止步不了,就像他那两条该死的腿,止不住的发抖,他怎么控制得了,这般绝望的走投无路。

吴雄看着头发软软的耷在额头上的吴新河玩味的笑了笑,又往前走了两步,到了吴新河身前,看着根本不敢抬头的吴新河恍然间起了有一种报复的快感,他伸手碰了碰吴新河的头发。

这是错误的。

吴新河浑身一抖,禁不住往后退了几步。

这也是错误的。

大错特错。

吴雄看着落空的手,刚才的快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恼羞成怒的甩了甩手,走到办公桌前:

“你果然忘了,新河,小叔和你说的所有的话。”

“……是。”

吴新河现在只希望小叔赶紧下命令

吴雄看着落空的手,刚才的快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恼羞成怒的甩了甩手,走到办公桌前:

“你果然忘了,新河,小叔和你说的所有的话。”

“……是。”

吴新河现在只希望小叔赶紧下命令,在这种环境下比刚才经历的枪战还让人胆战心惊。

吴雄顿了顿,他在也没去看吴新河,他的声音冰冷的回荡在屋子里。

“我说过,吴家人决不允许犯任何的。”他顿了顿,“任何的错误。”

吴新河腿根一软,就差跪下来了。

“去吧,让你们的小少爷尝尝苦头。”吴雄摆了摆手,几名人员呆滞而迅猛的上前抓住吴新河的胳膊,他根本没有反抗——不能反抗——就被架走了。

门被重重的关上,带出一丝绝望的尾音。吴雄回到椅子上,回想着刚才吴新河的表现,,这似乎让他想起一个人……

不,不是那样的。

他的手神经质的收起。

楚天南和他不一样,楚天南没有这种恐惧幼稚的眼神,但是楚天南-

他又想到他了。

他狠狠的把自己摔到椅子上,这不公平,为什么。

为什么!

@Drug_哲冷 太太的帮助,依旧是我们的合文

题目:就以此日终结以往事迹
配对:吴雄/楚天南  吴雄/吴新河【斜杠有意义】
分级:R【全年龄向】后期转NC-17
预警:血腥暴力/绝望类描写/替身/不是同一人
summary:  吴雄和楚天南年轻时他们还没有接触毒品,两人是朋友也可以说是恋人,后来两人都接触了生意,楚天南骗了吴雄,然后两人就闹掰了
  楚枭是楚天南的儿子,明面上他死了,实
际上他被吴家的卧底劫走了,吴雄想要报复楚天南,把楚枭的记忆篡改了,
然后吴新河就出现了,吴雄一直明里暗里给吴新河下绊子,然后给予他各种各样的惩罚,吴新河对自己的小叔也是满满的害怕。吴雄有时候会把吴新河看成年轻的楚天南回忆起那段美好的时光,有时候他会突然对吴新河很好。。。。。。。
后来梦瑶的出现,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感谢 @Drug_哲冷 太太的帮助,这篇文是我们共同创作的

真的没有人站张撒吗?这么有爱的一对!

Lenas:

我跟你说,我们都是波比的小号,你信不信我换个号跟你发同样的话


九品中正:



我跟你说,我们都是波比的小号,你信不信我换个号跟你发同样的话。




贫道江湖人:







我跟你说,我们都是波比的小号,你信不信我换个号跟你发同样的话








岳几荷:















我跟你说,我们都是波比的小号,你信不信我换个号跟你发同样的话
















一口酸毒奶:































我跟你说,我们都是波比的小号,你信不信我换个号跟你发同样的话
































紫芊若兰:































































我跟你说,我们都是波比的小号,你信不信我换个号跟你发同样的话
































































青海长云:































































































































我跟你说,我们都是波比的小号,你信不信我换一个号跟你发同样的话。
































































































































BobbyRC:































































































































































































































































我跟你说,我们都是波比的小号,你信不信我换个号跟你发同样的话
























































































































































































































































无题

五六十:

有感
沙李衍生


占tag。


一帮子戏精把好好的一个环境弄的乌烟瘴气。
好玩吗?


那么轻易的退圈就是所谓的真爱?
明明说好退圈了又却一直在蹦哒比谁都活跃。
某些个退圈了的又开着小号胡编乱造。


还有些人天天的仗着自以为是维持所谓正义。(例:这是我知道的最多,来来我和你说说事情)
躲在网络背后私信侮辱人的疯狗,吠吠不平!(例:私信不同的太太来骂)
一群人都想圈管?自己都管不过来还想管别人?
你赢了得什么?圈主(猪)称号给你们吧。


不过就是一群躲在网络下伪君子。
自己对号入座吧。(多舌的人)


不服你来打我啊。

泥鳅,爱你呦:

2018年1月1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张伟发新专辑了!!!!!
新专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激动*罒▽罒*

今天看绝地枪王觉得前原君好可爱,周围的一群人都对饺子大佐蜜汁宠爱,不行了我要站all饺子